禅在当代(二)


从社会的认识来说,儒家说我们人生就是两件事,“食、色,性也”,一个就是吃饭,一个就是要保持我们这个人的生命的延续,生儿育女嘛,这个人的生命才能够延续。这个人的生命之所以要延续,无非是两件事呀,一件事呢,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的私心,有私心体现出来,那就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财产,有自己种种种种的东西,但是我们这个生命又非常的有限,怎么能够让这些东西还继续保留了有我的这个影子在里边,那就于是要有子孙来继承,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人生有欲望,人生最大的欲望无过男女关系,释迦牟尼佛他想能够有一部分人突破这个问题,突破这个障碍,那就提倡有些人要当和尚,能够突破这个东西,这是修行里边的一个大问题。但是他希望更多的人不能走这个路,就作什么呢,就作在家信佛的人,守三皈五戒,五戒里叫不邪淫,还可以有正当的夫妻生活,他既解决了人生有一部分人能够彻底地来超脱,彻底地来把自己奉献给大众。我们只要稍微冷静地来想一想,有家室之累的人,不管这个家室是多么美满,我们有事业的人可能就会想到家室不管怎么美满总是一种障碍,只有完全没有家室之累他才能够真正地有那种大雄无畏的精神,勇往直前,一切义无反顾。


当然释迦牟尼佛英明、智慧、慈悲就体现在他的教团的成员有四部分人,出家有二众,这个完全是摆脱了家庭的负担,还有在家的二众,你还继续保持家庭生活,但是你要用五戒十善来净化你的家庭生活,你同样可以修行,同样可以得到修行上的成果、果位,同样可以解脱生死。按照小乘的戒律,就是说在家教徒,只要你能够遵守你在家教徒的戒律,并且也修习禅定,也能够证到三果,小乘是四果,四个果位,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四果就是究竟了,三果就还有一点点不究竟。那就是说释迦牟尼佛,他的这个教团具有极大的开放性、包容性。所谓的开放性,任何人只要接受释迦牟尼佛所规定的这个最基本的信条,就可以成为这个教团的成员;所谓包容性,是说的在家修行的人,你如果真正按照人生的这个正确道路走下去,你同样也可以取得修行上的成果。所以在今天来说,我们大力地提倡佛教的一些道德理念、修养的理念,提倡佛教要来为国家、民族的前途作出贡献。要在山门内也要胸怀众生、胸怀世界,要时时刻刻想到不管社会怎么进步,苦难的人始终是占的比重很大。要想每一个人都能过上幸福圆满的生活,那始终是人类追求的一个最高的目标,这个目标有没有可能实现呢。看到有许多的发达国家,全世界许多人都向往那些发达国家,发达国家还有没有受苦受难的人呢,有的是。我们在座的可能有很多人都到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去过,像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这些国家,老牌的这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受苦受难的人一样有很多很多。即使是那些有钱的人,依旧不能说他有钱就没有痛苦,有饭吃就没有痛苦,房子住得大大的就没有痛苦,不是。痛苦具有普遍性,痛苦不分贫富贵贱。也有人说,钱越多的人越痛苦,地位越高的人越痛苦。咱们随便说说而已,官做得越大的人越不自由,我们平民老百姓,吃了晚饭可以到处转一转,哪个地方凉快,就可以到哪个地方去乘凉,那些地位很高的人都不敢离开他那个住所,那应该说他心里也还觉得不是滋味。为什么呢?这个人生的真正意义啊,被他种种外在的东西限制住了,扭曲了。所以这个社会要真正地安宁,那就是像古人所说的要夜不闭户,道不拾遗,那才是一种真正安静的社会、安宁的社会。我们社会是在发展,是在进步,但是看起来房子有多高,这种防范的措施就有多高,窗子要做上护窗,门要做上保险门,不管你多高的房子,保险门不能没有,那就说人类,人啊,总是生活在一种恐惧当中。有恐惧,有恐怖,就有烦恼。要远离颠倒梦想,远离一切恐怖,才能是无忧无虑、清凉自在的涅盘境界。所以人生有痛苦,社会有缺陷,那就是一切创造人生解脱,文明进步的这些思想学说也好,宗教派别也好,它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它们还有很广泛、很广大的空间和市场。


马克思主义曾经预言,人类只有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人类才真正的自由了,人类才真正的可以自己当家作主,不需要上帝了,不需要宗教了。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看,人类走过的路程,人类走过的历程,从考古学家的意见来看,已经有一百万年以上,人类未来还有多少的路程,因为不管算命先生有多么高明,人类的未来他算不准。人类的未来靠什么来决定我们要走的前途和方向呢,那就是要靠一切先进的文明、先进的思想、智慧的文明、智慧的思想来决定人类未来的命运和前途。人类是不是还有一百万年的命运,还是有一千万年的命运,如果说我们整个世界不反省,整个世界还像这个二十世纪最后这五十年左右的和平环境的这样的一种开发的方式来说,人类的未来,最后它不是说有什么天灾人祸,而是人类自己把自己致于死地了。我们国家现在提出来科学发展观,这个就是因应我们过去有一段时间的发展,没有遵循科学发展的规律,所以造成资源的浪费、国土的破坏。资源的浪费、国土的破坏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们国家或者说我们这个地球总有一天没有水喝,没有粮食吃,甚至连空气都不行了。现在我们一切的问题都是围绕着人的衣食住行,在想种种的措施,想种种的办法,能够让我们这个地球继续地沿着它应该正常运行的轨道来运行。如果说人类都不能够珍惜这个地球,有科学家提出来,地球不能再生,人类要无限制地来破坏这个地球,那么我们未来的岁月会是非常非常的不幸。


佛教希望我们能够以十善治国,要每个人都知道,来节制自己的欲望,来维护人与自然的一种良好的友善的关系。佛教将我们人叫做正报,是我们每一个人多生多劫的因缘果报正式所取得的这样的一个身体、生命现象。这个生命现象,它不是孤立的,它还要有它所依托的环境,所依托的环境是什么呢,就是山河大地、宇宙空间,这个佛教叫做依报。佛教有一句话特别特别的重要,说依正二者,依报和正报,也就是我们人的个体生命同这个山河大地、宇宙空间,它不是两个东西,它是一个东西,叫“依正不二”。佛教喊了两千多年了,希望我们永远保持这个国土的清净、庄严。在有些国家它做到了,一些很小的国家,比如说像有一个完全以佛教作为国教的一个岛国——斯里兰卡,它是以佛教的五戒十善治国。有许多的外国人就说,你们这个国家应该要开发,你们有很多的资源,这不开发很可惜。斯里兰卡的人说,我们现在生活得非常好,很安定,很自在,这个人与自然的关系非常和谐,为什么要开发呢。你们那些地方开发得很好,没有大自然了,没有森林了,没有净水了,你们都还到我们这里来旅游,为什么到我们这里来旅游呢,因为我们这里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这是我五年前到斯里兰卡去,斯里兰卡的人跟我讲这个话。五年前我们已经感觉到我们国家的这种开发过量,感觉到,但没有今天感觉得这么迫切,很可怕啊!再过二十几年,把河里的水喝干了,把山上的树吃光了,把石头都吃光了,地底下吃空了,怎么办?很可怕!这就是因为我们这种超标准的消费、超标准的需求使得这个国家资源过度的提前把它消耗掉了。我想我们子孙后代还吃什么,河里没有水了,地下没有水了,山上没有树了,地下没有煤炭、没有石油了,怎么办呢?这个日子怎么过?现在的人如果说有一天,大家汽车都不要动了,汽车都放到车库里不准开出来,这一天这个日子就没法过了。所以人类这个抵御自然的力量削弱了,生活的能力削弱了,过分地倚赖工具这种习惯已经不可改变,所以说我们一定要体会佛教的所谓庄严国土、庄严国度,利乐有情,依正不二,这样的一些理念来好好地体会我们人类过了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一百年,二十二世纪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我想那些干枯了的河流不会再有流水,而且现在保有一点点水的河流,马上就会干枯。过去曾经说过无论如何不会让黄河的水断流,现在已经成为现实,黄河的水到了枯水季节就会断流,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水资源总是有限的,南水北调的问题只能是解决一点点应急的小问题而已,大问题还是解决不了。解决大问题就靠我们这个心了,佛教讲一切唯心造,一切唯心造,心要追求过分的消费、过分的享受,是这个心的作用,如果说我们每个人都能反省,想到明天,想到后天,想到十年,想到二十年,想到一百年,想到自己的儿子,想到自己的孙子,想到自己第几代、第几代的人以后,可能我们会好一点,会把这个贪欲的心,憎恨的心,愚痴的心慢慢改变过来,成为一种智慧的心、慈悲的心。


所以佛教在今天的弘扬有空间,在明天的弘扬,我觉得更有空间。因为人生有苦难,这个苦难不是说仅仅靠一种优良的社会制度就能够解决的了,还要靠许多有智慧的理念、先进的理念、先进的文明来辅助这种先进的社会制度,才能够真正挽回、挽救我们的人心。禅在当代的弘扬,在今后的弘扬,不能离开现实人生的苦难。禅要用它的超越的智慧,用它洞察人生的理念,来为我们提供一种深层的选择、生活的理念、前进的一种动力,我想禅在当代的弘扬和一切先进文化的弘扬具有同等的重要,而且它还能够起到其它的先进文明所无法代替的作用。我今天就讲到这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