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州禅茶天下品 千年一味共此杯
2015-07-17 21:19:31

三川 / 文


(原载燕赵晚报2005年10月23日《大周刊》)

?

“我只是一片茶叶”


本周星期三到星期五,国内来自浙江杭州、云南昆明、江西南昌、四川雅安等地的五支表演队和韩国的五支表演队,在金风送爽的季节,给省会的市民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茶道表演。表演时间多是在白天场,又不是周末,可观众热情空前,场内座位满,气氛宁静祥和。如此规模的国际化的禅茶文化交流活动,不仅在石家庄在河北省这也是第一次。别具一格的演出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演出队来自八方,但呈现的主题只有一个:禅茶一味。


  每支表演队的表演各具风格,每个节目之后便有一位专家被请上台,即时做点评,极像大周刊的主笔们对新闻事实的点评形式,有的点评画龙点睛,有的点评富有诗意,有的点评直言缺陷。整个看来就像一篇夹叙夹议的大文章。观者对哪个队的表演,如果没有看出门道,不要紧,仔细听听点评,便会增长见识。


  上场点评的专家中有一位慈祥的长者,名叫寇丹。他被尊为茶文化学者、艺术家,中日韩茶道联合会、韩国中华茶文化研究会、澳门中华茶道会、河北省茶研会等组织聘请寇丹作为顾问或名誉会长。寇老对茶对壶的品评,在业界举足轻重。寇丹说,那些都是虚名,不管人们怎么看自己,“我只是一片茶叶”。我只想让我这片叶子和众多的叶子融入社会的茶壶里,泡出一杯纯正的茶来,滋润人心。一个社会不就是一杯茶么?大家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就是一杯浸人心脾的香茗。


  寇丹曾请宜兴名手为作家王跃文订做了一把壶,刻着寇老的题字:真言无价。他说,茶人是帮助人的人,茶人的心,就是助人的心。他什么茶都喝,他说茶中富含微量元素,不同产地的茶含的微量元素各不同,喝的品种多,既可以品味多种韵味的茶,还可以补充丰富的微量元素,比单一的喝某一种茶,更有益于健康。这是从健康层面说,从另一角度说,不论喝了多少茶,人生不过三杯茶。一杯甜茶,一杯苦茶,一杯淡茶。甜茶,就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那杯茶;苦茶,就是人在青年到中年时代的打拼阶段;而淡茶,就是我现在,我正在品一杯人生的淡茶。


  在 19 日柏林AG8.COM亚游|官网举行的无我茶会上,寇老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他和来自四面八方自愿报名参加的茶友一同抽签,按号码落座,向茶友奉献上亲手泡制的清香温润的白茶。“无我茶会” 1990 年始创于台湾,其宗旨是“无尊卑之分”、“无报偿之心”、“无好恶之心”、“无地域流派之分”,讲究自然和谐,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返璞归真的氛围。试图通过为别人泡茶,别人为你泡茶这一简单形式,使人们步入“无我”之境界。


  台下茶人释禅心


  现在实在是浮世,人能够真正安静下来,谈何容易。风鸣虫唱也许声声在耳,心里却听不见。此刻在梵乐声中,听茶闻道,收拾起杂乱的心绪,安住在清明平和中,台上韩国的女子,披一袭白衣,在柔光下,像一片叶子由远及近,缓而静地飘来,以形体呈现茶之禅味,观众各自领悟着寂敬清和之境。


  在省委工作的郑文乐先生是一位爱茶人,他 1983 年起与茶结缘,他给自己的书房命名为茗香书屋。他认为,品茶不应过于注重形式,清心的人才可能品到茶之真味,浮躁的人再好的茶也难得其味。只有内心清静并且心身如一,才有可能体味禅茶一味的真谛,否则,茶是茶,禅是禅,各各不相关。这是需要用心体味,通过泡茶的过程,涤清贪念,清静心泡出的茶,喝下去就是一杯远离烦恼的清凉饮品,为什么有些会议叫茶话会,这里有崇尚清廉的含义。喝茶让人清醒。作为一名观众,他认为,有些表演只见沏茶倒水,停留在茶艺表演的浅层面上,禅味不足。外在的形式大过了内在的含义,禅茶一味的精髓不是通过表演所能呈现的,是在深入修行中领悟的,但愿不要产生这样一个误解,以为看到的茶艺表演便是对禅道的呈现。禅悟是需要体证的。无禅悟之人不可能用形体语言呈现禅味。即使茶艺娴熟也只是茶艺,绝不是茶道,更不见禅味,不是赵州从谂禅师的“吃茶去!”


  郑文乐说,从整体看,这次天下赵州国际禅茶交流会是成功的,能够感受到主办人的一片苦心和努力。以茶为契机,以禅为宗旨,在人民会堂这样一个大众文化场所,向市民普及名扬天下的赵州禅茶文化,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触发了大众对禅茶一味的深思,为省会的金秋吹送了阵阵清爽的风。


  仙风道骨文怀沙


  此次盛会邀请的嘉宾名单里,有一位最年长的茶人——被誉为国学大师的文怀沙先生,主办方最初顾虑到老人家已经是 95 岁高龄,不知道老人是不是能来参加。没想到文老不但前来参加了这次盛会,还在开幕式上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开幕式的头一天晚上文老在河北宾馆兴致勃勃地见了他的几位老友,文老分外健谈,看不到老态龙钟的气息。他说自己属鸡,不到五十公岁。他说,他这一生不当“两院院士”,一是不进法院;二是不进医院。什么都可以记得就是不要记得年龄。这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伸出手让大家看,没有一点老人斑。


  文老洒脱无碍的言谈最具茶人风采,头一天晚上与老友新朋海聊了几个小时,不见半点倦怠,谁要提到他的往事,他就会笑道:揭我屁帘呀。


  第二天的开幕式上,文老站在台上,声音洪亮,神采飞扬,台下观众听他讲道:我如饮其露,一杯清茶竟有这么多学问。禅和茶这两个字,禅离不开思虑,就是安静地思虑,不是浮躁。静、躁这是一对矛盾,禅是需要从静中领悟的。酒令人糊涂,茶令人清醒。郑板桥说难得糊涂,我文怀沙说难得清醒,只听说酗酒闹事,却不曾听说品茶打架。


  我本身是两个文怀沙,一个文怀沙是酒的文怀沙,(年轻时文怀沙爱酒喝酒)一个是茶的文怀沙,我现在不喝酒,我对茶特别钟情。


  我主张,少喝酒多吃茶。平心而论,茶与酒各有千秋,糊涂与清醒各有各的用处,可悲者该糊涂时偏偏清醒,该清醒时又偏偏糊涂。一般的小人物大事糊涂小事清醒,而一些卓越的领导人是大部分小事糊涂大事清醒。这么看起来,清醒与糊涂有互补的作用。


  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赵州不但涌现英雄豪杰,更有了不起的禅茶文化,而且禅茶文化就是产生智慧的地方,就是说,燕赵大地,不单是产生英雄的地方而且是产生智慧的地方。我相信,茶文化将与党中央提出的和谐社会互相呼应,我们的和谐会因为茶文化的弘扬而得到进一步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