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任清风送白云

尊敬的上净下慧老和尚、上明下海大和尚,诸位法师、老师、营员:

是怎样的因缘让我们聚会于此?一起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或许我们上辈子,乃至上上辈子真是兄弟姐妹,所以才有了这些日子的齐聚一堂,彼此相亲相敬、和谐融洽。

大家初来报到的情形还宛然在眼前,每一位从各个地方来的营员卸下行装,换下由尘世穿来的服装,穿上营衫,白衣蓝裤,蓝天白云的颜色,一种清新的亮眼,单纯而洁净的,一如婴儿的新生。突然发觉,原来人可以如此单纯清净。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清净庄严的道场,回到喧嚷杂染的红尘。此刻,我多想有“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的洒脱、自在。没有缘灭的感伤,只是珍惜当下的美丽,真如祖师大德说的:荣有荣的美好,枯有枯的庄严。为着下一季的灿烂,割舍这一季短暂的美丽,大自然的无常变化里,有着至情的智慧。如同人生的变化,在重要的因缘转折里,要能懂得割舍,不执着于短暂的拥有。

即使是短暂的际会,却总有深刻的感受。亲近三宝的日子里,我们体验着寺院的生活,不再是刻意的形式,而是一种自在的生活,逐渐走入生命的深处,找回曾在生命中遗失已久的真﹑善﹑美的感动。

从现代人匆忙以对的过堂吃饭中,领悟了原来吃饭的当下,是布施者和受施者功德的同时成就,当下的那一念心,如此庄重。从简单的行住坐卧中,领略佛弟子的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原来,每一个用心投注的当下,即使单纯如走路、吃饭都是一件如此庄严美好的事。重要的是过好每一个当下,而也只有每一个当下是我们能够把握的!

从师父们的循循善诱中,领悟了一切言语不过是指月的手指,实修实证才是最重要的。不再执着于名相概念,沉迷于文字道理、口舌卖弄,将那曾自以为是的心放下,虔诚恭敬地拜倒在佛陀的脚下,以一种认真的态度落实于生活的平凡。当我们真正做好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

从打坐的脚疼难耐、心情不定中,明白自己性格中的怯懦和怕苦怕累;同时升起的烦恼嗔恨中,明白自己的妄想分别和习惯性的向外驰求给自己带来的苦恼。当自己生命中的丑陋面慢慢浮现时,终于明白《法味》中的那一句:“修行是要用全部的生命去走,而不是拿最美好的那一部分。”直面承担人性中的丑恶面,将它加以转化并在生活中落实才是更重要的。

从行脚时与明海大和尚的开示中,明白禅者最重要的是一颗独立、可以自己做主的心。这心是自主的,却又不脱离生活,是开放的,又不随波逐流。弘一大师出家前夕,告诉他的得意弟子丰子恺这样一句话:“我现在最后要告诉你的是,一个艺术家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的是一颗艺术家的心。有艺术的心而没有技术的人,虽然未尝描画吟诗,但其人必有芬芳悱恻之怀、光明磊落之心,而为可敬可爱之人。”短短七天,难以让我们在佛理修行中有多大的进步,真正让我们在未来岁月里受用,勇敢面对离开后的日子的,是我们在这里领悟到的一颗心。

慈悲的净慧老和尚,在传灯法会中,已把这样一颗心传予我们。曾经我很担心,那灯会不会在风雨中熄灭。终于明白,那晚传灯的一幕,已伴着泪水与感动在很多人心中化为永恒。前方的路即使有暴风骤雨,只要我们能忆起那塔前曾点燃的灯,那心就会永远长明恒驻!

感恩诸位善知识陪我们一起走过这样一段路,让我们学习、成长。当我们最终必须不舍地离去,那也是为了让我们在自己的生活中去体现从善知识们身上学到的:“善用其心,善待一切。”独自承担起自己的生命。

请原谅我又在文字上空耗大家这么多时间,谢谢!


祝各位六时吉祥!